相关文章

酒盒上盗用绘画作品 安徽口子酒被判道歉赔10万

  昨天,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口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与戴敦邦之间侵害作品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发行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法院驳回了口子酒公司的上诉请求,要求该公司立即停止在“诗韵金口子”白酒包装盒上使用戴敦邦的美术作品《宿深村》,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戴敦邦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

  图画唐诗上了白酒包装

  1998年4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图画唐诗百首》,该书收录了戴敦邦画的《宿深村》,画面表现了唐代诗人贯休所作同名七言绝句中的场景:一和尚在农舍中与主人一家席地而坐,男主人举碗敬酒,妻儿陪坐在旁。右侧有戴敦邦题字。

  戴敦邦父子与口子酒公司曾于2008年签订并履行过一份和解协议,约定由口子酒公司支付人民币16万元,作为在“老口子”酒包装箱和酒盒上使用《宿深村》的赔偿款。戴敦邦授权口子酒公司在“老口子”酒产品上独家使用《宿深村》。

  和解协议间接证明作者

  二审中,戴先生向法院提供了“老口子”酒的外包装盒。在“老口子”酒外包装盒上使用了与“诗韵金口子”白酒外包装盒上相同的图案。

  市二中院审理后认为,《图画唐诗百首》一书的扉页和封底明确载明了该书的绘画作者是戴敦邦。该书收录了戴敦邦的作品《宿深村》,口子酒公司虽然对戴敦邦是《宿深村》作者有异议,但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此外,口子酒公司曾就《宿深村》作品与戴敦邦达成过和解协议,并向戴敦邦支付作品使用费16万元,这也间接表明口子酒公司认可戴敦邦是《宿深村》的作者,因此法院确认戴敦邦是《宿深村》的作者。

  根据戴敦邦与口子酒公司之前所签的和解协议,口子酒公司仅可在“老口子”酒上独家使用《宿深村》。因此,口子酒公司在“诗韵金口子”白酒外包装上使用《宿深村》仍应取得著作权人戴敦邦的许可并支付报酬。一审法院酌情确定口子酒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因此,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通讯员 汪汝珏 记者 宋宁华